小说 >> 黄鹰 >> 水晶人 >> 天人之血

天人之血

公孙白“哦”的一声,龙飞亦一怔,目光落在那把铜锁之上,道:“从那些灰尘看来,应该就是了。”

翡翠道:“这座小楼也只有这道门户。”

龙飞信口道:“嗯。”

公孙白道:“然则湖底那个密室……”

翡翠截口道:“必须先进入这座小楼,才能够进去。”

公孙白脱口道:“真的?”

翡翠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同答。

公孙白亦自叹息,道:“不是我不相信姑娘你,问题在今天早上醒来,我真的听到铁链曳地之声。”

翡翠淡然一笑,道:“也许是你的错觉。”

她笑得有些免强。

公孙白看在眼内,但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龙飞也一直在留意翡翠的表情,心如道其间一定另有蹊跷。

这座小楼若是真的没有,心念一转再转,脑海突然浮现出一个字,一样东西——难道这座小楼中有鬼?

他一向虽然不能够肯定,却也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可是他现在竟然生出这个念头。

就连他也觉得奇怪。

也许是受了这个环境的影晌。

转念之间,龙飞不由苦笑。

翡翠的目光这时候忽然落在龙飞的面上,苦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龙飞道:“哦?”

翡翠道:“你不是怀疑这座小楼之内有鬼?”

龙飞一怔,道:“我本来不相信鬼神的存在的。”

翡翠道:“因为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见过那所谓鬼神。”

龙飞点头。

公孙白插口道:“天人……”

翡翠道:“介乎神与人之间,终究还是人。”

公孙白没有作声,看样子似乎明白,也似乎并不明白。

龙飞也一样胡涂得很。

翡翠接道:“神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看见的。”

公孙白叹息道:“鬼呢?”

翡翠摇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样来回答你。”

公孙白道:“我很多朋友都说他们曾经见过鬼,言之凿凿,甚至誓神劈愿。”

翡翠道:“也许他们是真的见过。”

公孙白道:“听他们说得那么认真,不由我不相信。”

他叹息一声,道:“我实在很羡慕他们……”

龙飞听说大惑奇怪。

——难道你也想见鬼?

这句话龙飞已到了咽喉,却到底没右说出来。

翡翠即时道:“你的心意我是明白的。”

公孙白道:“是么?”

翡翠道:“不过有一点希望你亦能够明白——人纵然生前如何美丽,死为鬼,相信也会变得很恐怖,很可怕。”

公孙白道:“又有何妨?”

翡翠道:“话是这样说,到你看见的时候,只怕就不是这样说的了。”

公孙白没有应声。

龙飞奇怪的看着他们,这时候忽然插口,道:“两位能否说明白一些?”

公孙白方待回答,翡翠已说道:“公孙公子很想念一个人,那个人却已经不存在。”

龙飞心念一动,道:“所谓不存在是什么东西?”

翡翠道:“死亡。”

龙飞目注公孙白,那刹那公孙白的面色陡然一变,道:“她……她真的已经死了?”

翡翠斩钉截铁的应道:“是!”

公孙白道:“可是……”

翡翠截口道:“死亡的意义有很多种,也不是只有人才会有死亡。”

公孙白道:“她……可是……”

翡翠替他接下去,道:“是水晶的精灵,是不是?”

公孙白竟然点头。

龙飞插口道:“你们莫非在说那个水晶人?”

翡翠颔首。

龙飞接问道:“水晶人莫非真的并不是一个人?”

翡翠道:“她事实不是。”

龙飞不由得摇头。

翡翠道:“这种事本来就是难以令人置信,所以你不相信我也不奇怪。”

龙飞道:“你是说,她真的是水晶的精灵。”

“她是的。”翡翠道:“她本是一块万年水晶,落在一个名匠的手中,将之刻成了一个人——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

龙飞只有听。

翡翠道:“那块水晶才只有一尺高下,所以刻出来的她原只有七寸长短,因为那个名匠赋与她生命!才得以变成常人一样,但终究,只是块水晶而已。”

龙飞数了一口气,这种事,他实在难以相信,却又不能不相信。

翡翠无论他怎样看,也不像在说谎。

天下间难道竟然真的有这种事情?

翡翠接说道:“那个名匠当时曾经告诫她,千万不要动真情,否则难免会形神俱灭——



她叹息又道:“她本来已经稳记在心的了,可惜到最后仍然不免厄运。”

龙飞道:“她动了真情?”

翡翠目光转落在公孙白的面上,道:“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龙飞道:“结果她形神俱灭?”

翡翠道:“这在她,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龙飞道:“姑娘的措词非常奇怪,幸亏还不难明白。”

翡翠道:“你真的已明白了?”

龙飞道:“嗯——”转顾公孙白,道:“这若是事实,在水晶人来说的确是一种解脱。”

公孙白无言叹息。

龙飞忽然又问翡翠道:“人死而为鬼,水晶的精灵形神俱灭,又将会变成什么?”

翡翠道:“应该就什么也都没有。”

龙飞道:“不错,不错。”

公孙白一言不发。

龙飞目注公孙白,道:“所以你纵然不怕水晶人死后变成怎样的难看,也没有用的。”

公孙白无言叹息。

龙飞忽然轻吟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一样的两句话,此前已出自翡翠的口中一次。

公孙白一笑。

笑得是那么凄凉,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翡翠目注龙飞道:“有一件事情,你也该明白。”

龙飞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翡翠笑道:“是么?”

龙飞道:“一般人尚可寄望将来自己死后,黄泉路上能够再见,公孙兄却是连这个希望也没有。”

翡翠道:“你是一个聪明人。”

龙飞道:“我却希望自己并不是。”

翡翠道:“因为那最低限制,就没有这么烦恼。”

龙飞“嗯”的应一声。

翡翠旋即探手从袖中取出一条精巧的钥匙,再伸手将那把钢锁拿起来。

那把钢锁的灰尘上立时出现了几个指印,毫无疑问,的确已很久没右开启。

龙飞看在眼内,实在奇怪之极。

翡翠将钥匙插入一扭,“卡”的一声,铜锁弹开来,她接在手中,伸手往门上推开。

“依呀”的一声,门大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味迎面扑至。

龙飞鼻翅一皱,道:“好重的檀木香味。”

翡翠道:“家具大都是紫檀木造成的。”

龙飞道:“紫檀木难求。”

翡翠道:“在一般人来说是。”

龙飞一笑道:“在天人来说,相信就是要多少,有多少。”

翡翠亦自一笑,举步走了进去。

小楼中的陈设,非常精致。

甚至连一格窗花,一张坐椅的形式,的布置,都可以看得出匠心独运。

龙飞四顾一眼,道:“这好像是女孩子的居所。”

翡翠点头道:“不错,你们不妨仔细搜查一下,看这里可有人。”

龙飞道:“不用了。”

他说得非常肯定。

因为这座小楼的几个窗户可以看出都在内关闭。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到处都遍布灰尘,连地上都没有例外,他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清楚的脚印。

若是有人在这座小楼之内走动,那个人若非神仙,应该就是幽灵了。

公孙白所以已同意龙飞的说话,却问道:“那个密室可是在什么地方?”

翡翠道:“在这里。”移步走到一扇屏风的面前。

那扇屏风非常精致,上面画着一轮孤月,还写有一首诗。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燐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字非常秀丽,却并不接续,好像并非在同一时间写上去,而用的既非墨,也不像颜料什么。

龙飞目光已落在屏风之上,道:“这是张九龄的望月怀远诗。”

翡翠道:“是的。”神态不知何时变得有些儿不自在。

龙飞道:“好像是女孩子写的字。”

翡翠道:“这裹住的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

龙飞道:“就是她写的。”

翡翠道:“她从来都不容许别人踏进这座小楼内。J龙飞道:“哦?”

公孙白插口道:“那么我们……”

翡翠叹息道:“现在无论谁进来,她也不会在乎了。”

公孙白追问:“为什么?”

翡翠反问道:“你不明白么?”

公孙白道:“你是说她已经死了?”

翡翠道:“不错。”

公孙白若有所思,沉默了下去。

龙飞忽然间:“这住的不都是天人?”

翡翠道:“天人一样会死的。”

一顿转问道:“你知道她死的时候有多老?”

龙飞道:“有多老?”

翡翠道:“差不多一万岁了。”

“一万岁?”龙飞吃惊的望着翡翠。

公孙白接问道:“这是事实。”

翡翠颔首。

龙飞公孙白相互望了一眼,两人的眼瞳中都充满了疑惑。

公孙白的眼中好像还多了一些什么,他欲言又止,终于叹了一口气。

翡翠转向屏风一侧行去。

龙飞忽然道:“那些字以我看,似乎是用血写的。”

翡翠混身一震,沉声道:“是血!”

龙飞再问:“天人之血?”

翡翠没有回答,转过屏风后面。

龙飞只有跟上去,公孙白目光落在屏风之上,从头细看了一遍,才举起脚步。

他的神情变得很奇怪。

龙飞看不见,也看不见翡翠的动作,不知道翡翠将那道暗门怎样打开。

到他转过那道屏风的时候,屏风后丁方半丈的一块地面正在缓缓沉下去,一行石阶出现在他们眼前。

翡翠拾级而下。

龙飞公孙白亦步亦趋,他们都显得非常诧异。

这座宫殿乃是建筑在一个大湖之上,那所谓地下,其实也就是进入湖水。

可是在他们眼前,却看不见水光。

——难道在水里真的能够建筑一个密室?

石级并不长,一折再折,只有三十级。

龙飞默数着石级,暗忖道:“这应该深入水底接近两丈的了。”

在石级的两旁,每隔几尺,就嵌着一颗夜明珠。

他们也就藉夜明珠的光芒来看清楚眼前的景物。

一折再折,他们终于来到了石级的尽头,三个人都沐在碧绿色的光芒中。

那绝非明珠的光芒,仍是来自石室顶垂下来的一盏水晶灯。

碧绿透明的水晶,灯光也因此变成碧绿色,虽然不怎样强烈,已足以照亮整座石室。

那座石室丁方也有好几丈宽阔,人固然没有,什么也都没有。

龙飞忽然生出森寒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密室深入水里,也许是因为密室太空。

一个地方太空,的确就会令人生出森寒的感觉来。

龙飞却以为还有第三个原因。

是什么原因?他却想不出——那在他只是一种感觉。

翡翠即时道:“你们看清楚的了?”

公孙白脱口问道:“这座密室有没有第二个进出口?”

翡翠摇头,道:“没有。”

一顿又说道:“即使有,也不会有人进来。”

公孙白道:“何以见得?”

翡翠道:“你难道没有发觉石室的地下也积满灰尘,我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脚印?”

公孙白道:“不错不错。”

翡翠笑笑道:“我虽然也是天人,在尘世,也一样有脚印留下来,与凡人无异。”

公孙白道:“那是说,我今天早上若非错觉,在这座石室之内走动的,只怕就是——就是幽灵了。”

翡翠免强笑道:“只怕就是的了。”

公孙白苦笑道:“这人间难道真的有所谓幽灵?”

翡翠没有回答。

龙飞道:“也许没有,也许有,这种事情并不在我们的知识范围内。”

公孙白道:“龙兄相信所谓幽灵的存在?”

龙飞道:“不相信,但也不能够肯定。”

翡翠道:“因为很多人言之凿凿,你却是从未见过。”

龙飞道:“嗯。”

翡翠道:“我也希望你真的从末见过。”

说话中显然另有说话,龙飞听得出,奇怪的望着翡翠。

翡翠那刹那却有如泥塑木影也似,一些表情也都没有。

公孙白这时候又问道:“密室之内既然没有人,那盏灯……”

翡翠道:“那盏灯所盛的灯油足以燃点数十年。”

公孙白道:“是么?”

翡翠道:“不相信你可以跃上去一看。”

公孙白没有,目光一转,道:“这座密室本来是件什么用途的。”

翡翠冷冷道:“这是一个秘密,你若是一定要知道可以去问一个人。”

公孙白道:“杜杀?”

翡翠冷然颔首道:“至于她是否会告诉你,却要看她的心倩,与及她是否愿意泄露的了。”

公孙白道:“有机会看见她,我总得试一试。”

翡翠冷笑。

龙飞这时候忽然缓步走到一面石壁之前,道:“这又是什么?”

在那面石壁之上,一道暗赤色的线条从离地三尺之处弧形直上,几达密室的顶壁。

翡翠目光一转,道:“血!”

龙飞道:“什么血?”

翡翠道:“天人之血。”

龙飞追问:“何以……”

翡翠截口道:“这件事你也该去问一个人。”

——“杜杀?”

——“只有她才能够答覆你!”说完这句话,翡翠转身举步,向石级那边走去。

龙飞只有跟在她的后面。

公孙白对着那道血痕再呆片刻,才举起脚步,双眉紧锁在一起。

看样子,他彷佛有什么事情想不通。

到底是什么事倩?

翡翠脚步不停,一路上也没有再说什么。

待龙飞公孙白二人从石级土来,她立即将密室那道暗门关闭,动作是那么迅速。

以龙飞目光的锐利,这一次一样也看不出翡翠是如何将暗门关起来。

他也没有问翡翠,默然随着翡翠走出小楼外。

这时候,小楼外仍然烟雨飘飞。

翡翠随即将钢锁放回原位,然后问:“两位看清楚的了?”

龙飞道:“嗯。”

公孙自叹了一口气,道:“看来那真的是我的错觉。”

翡翠道:“若是仍然有怀疑,两位现在可以再进去。”

龙飞摇头道:“不用了。”

翡翠幽怨的望了龙飞一眼,转身举步,向院外走去。

龙飞目送翡翠消失在迷朦烟雨之中,那种若有所失的感觉陡然又袭上心头,不由自主的一声叹息。

公孙白听入耳里,奇怪的问道:“龙兄在叹息什么?”

龙飞道:“我也不知道。”

公孙白一怔,道:“哦?”

龙飞道:“也许是这种天气。”

公孙白道:“这个时候竟然下着这种细雨,实在有些奇怪。”

龙飞道:“这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公孙白道:“非独地方,人也是的。”

龙飞道:“就正如翡翠。”又一声叹息。

然后他学步,走进迷烟雨之中,心头仍然是茫然若有所失。

烟雨黄昏。

宫殿整天都裹在一种神秘的气氛内,龙飞公孙白都有这种感觉,也知道绝非因为那绵延不绝的烟雨关系。

这一天,他们大部份时间都是走在一起,绕着宫殿也不知走了多少遍,都全无任何发现,也没有再看见翡翠。

公孙白一再问,翡翠到底那里去了?

这个问题龙飞当然回答不出来。

-----------------

炽天使书城OCR小组
上一章: 密 室下一章: 水晶人
copyright:五五小说-京ICP备05084281号
五五予意分享,着力打造一个最干净的小说平台#